王如倩:丑小鸭也能变成小天鹅

来源: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

   酸,真的很酸!眼泪直流,根本不能睁眼,一睁眼泪水如泉水般涌出,心里盘思着,那位书生气浓郁的李博士说过,个人差异可能会酸个几个小时,趁着这不能动弹只顾流泪的几个小时,我仔细回味了下自己这次壮举的前前后后。

 

  一直是个爱面子的我,一进大学就戴起了隐形眼镜,美瞳啊,紫的,灰色,黑的,脱了眼镜的自己就跟丑小鸭变天鹅一样,每天可以高高的昂着头走路,看人的目光也不再是通过那层厚重的玻璃窗,照着镜子,似乎自己的眼神也变妩媚了,笑容也更动人了。

  踏上工作岗位后,我的隐形眼镜的佩戴年数日益增长了。很快,干涩,痒,分泌物增多这类困惑就来了,一开始为了好看根本不顾这种小病痛,但是久而久之,戴着隐形眼镜的我居然会畏强光了,居然会莫名酸胀,流泪,我才察觉到,我的眼睛可能已经不再适合天天戴隐形眼镜了,从每天戴换成隔天戴,再从隔天戴换成一周2次,甚至到后面只能出去嗨皮的时候才能戴了,美瞳神马的更是不要想了,那种含水量低才能略微满足下我此时已经万分娇气的眼睛了。怎么办?又要戴上厚重的眼镜么?怎么办?又要变成那个普通的四眼么?我为我即将被厚重玻璃遮住的心灵的窗口而深深地烦恼着。

  这时,公司来了个可爱漂亮的日系小姑娘,很羡慕她不用戴隐形眼镜,一问才知原来很早就激光激掉了,哎哟喂,我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仔细盘问了好久,毕竟她可是我生命中认识的个激光的人哪。她属于角膜很薄的那种,所以做的是那种需要回复很久的LASEK,听了这个恢复期,我犹豫了,我戴了超过10年的隐形眼镜,对自己的角膜厚度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,然而一个月不上班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,纠结了半天,后,我决定还是去先去检查下,看看自己的人品怎么样,角膜要是真的很薄,也就死了这条心吧。

  选择新视界,没有别的原因啦,就是因为离家很近,我是一个很懒的人,后期复查那么多,还是近点比较符合我的惰性。检查的那天人很多,等待结果的过程是蛮痛苦的,幸好那些护士妹妹们都是又漂亮又可爱又温柔,让我的不安与焦躁稍稍平复了些。被领进李博士的办公室时,我稍稍愣了下,这么个年轻帅气,书生气浓重且略略带点腼腆的小伙子。。。是个博士?战战兢兢的经过了后一项检查,被告知,眼角膜很厚哦,超过平均数不少,可以做恢复快的LASIK。

  回到家开始商量做哪个,毕竟就算是LASIK也还是很多种的。全家全票通过做飞秒,相信一分价钱一分货,接下来也就没什么悬念了,确定手术时间,我就乖乖的顶着四眼倒数着时间开始期待自己的第三次投胎了。

  哦哟,哦哟,还是有点酸,回忆了那么久,酸胀总算渐渐的缓和下来了,但是流了好多眼泪的眼睛肿肿红红的,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白兔,照着镜子,想着原本该可怕的手术过程,意料外的一点都不吓人,李博士专业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都无形中给了我巨大的安慰,躺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我就放松了,来吧,我美丽的新世界,我期待着你的到来。

  至今已经激光快一年了,恢复的很好,我很庆幸我当初选择了激光,选择了新视界,选择了那个温柔又帅气的李博士。

  • 上海全飞秒设备落户新视界眼科医院
  • 1

荣誉资质先进设备医院环境

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 | 院内新闻 | 媒体报道 | 眼科专家 | 就医指南 | 医院环境 | 网上预约

Copyright 2007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24小时咨询电话:400-021-6666
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速与我们联系
院区一:上海市中兴路1618号(上海火车站北广场)
院区二:上海市长宁区汇川路18号(中山公园院区)
沪医广【2018】第06-29-G276号 沪ICP备16009977号-20